那日在晨曦未醒前,夢見自己為你披上白紗。


這曾經是我的希望,希望為你披上白紗,希望為你洗手做羹湯,希望有著平凡的幸福。夢醒後,我只是悵然,回想著夢中的一切,是那樣喜悅而傷感。你並不在我身邊。我連希望醒來時你就在身邊的願望都不能,我還能希望什麼?雙人床上的枕頭,從來都只留著我的淚痕,聞不到你的髮味,我只是輾轉的思念著你的笑容。


每次與你分別,你總是淡淡一聲再見,甚至連一句再聯絡都沒有。我每次總抱著期望與失望。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見你,才能再有你的訊息?也許你也奇怪為何我總不給你電話,總是你在找我。是啊!我為什麼不給你電話呢?我為什麼沒有勇氣給你電話?我只是一味的等待。就連愛情我也只是一味的等待,到頭來,等到的總是寂寞。


翻看寫給你但未寄出的書信。其實內容已寫明了為什麼我沒勇氣給你打電話,為什麼要離開你,但你卻不會知道。從認識你到決定忘記你,我已不知道哭過多少回。每次總是哭著給你寫信,寫完卻又不敢寄,那些留著的信紙彷彿還留有淡淡的鹹味,彷彿還看得見淚痕,殘留的心事卻如同這些信紙,壓在我的日記本裡,偶爾才拿出來扯痛自己的心。


你一定奇怪我這女人,為什麼總是這般彆扭,為什麼總是不知道我在想些什麼?我不願告訴你是因為我一樣不懂你的心。我無法坦然面對被一個男人拒絕,我更不希望我在你心中的傲氣卻因為一個情字而蕩然無存。我不告訴你,更因為我從來就不明瞭我是否真的愛上了你,還是只是不甘心?不甘心你若有似無的情意,不甘心我對你牽牽掛掛的心情。


愛情,可以是轟轟烈烈,就如同徐志摩與陸小曼、就如同溫莎公爵的只要美人不要江山,但我要的只是平凡。平凡的就像只有柴米油鹽醬醋茶,就像在炎熱的夏天來一碗清涼的刨冰,就像在冷冷的冬天有一把暖暖的火把,是那樣隨手可得,是那樣親切而平易近人。


在幫母親晾衣服時,我會想像著是在晾著我自己心愛的男人和小孩的衣服;煮飯時,我會想著廣告中那個說做菜像畫畫的男人幸福的笑容,我更甘於在忙碌的職場回家後,再煮一桌熱騰騰的飯菜給一家大小享用。而我多希望這些夢想中有你的身影。也許愛情會隨著婚姻生活中的煩瑣而淡化,但當一切的付出都是心甘情願時,不就是我所希望的平凡的愛情嗎?


嘗試著學小女生折著紙鶴。日本的一個傳言:折千隻紙鶴,所許的願望可以實現的。從書局買來已裁好的小四方紙,用心的、慢慢的折著,每折一隻,彷彿就多看到了一道曙光,信念在我心中慢慢的擴大著。花了兩個多月的時間,才將這千隻紙鶴完成。用一個漂亮的鐵盒子裝著,五彩繽紛,彷彿真聚集了許多的飛禽。折著紙鶴,心裡許著一個願望,希望我的夢不再只是夢,在真實的世界裡能夠實現。而你,卻還是一樣的若有似無的情意,我,只能放紙鶴飛去。愛一個人不是佔有,而是祝福,我還能說什麼?我還能希望什麼?


離開你,很難。忘記你,很痛。但不離開你、不忘記你,很苦。我選擇痛那麼一次,也許要好些年才能平復,也不願讓自己苦一輩子。


我的淚再多,也終有流盡的一天;我的情再深,沒有任何回應,也終有疲憊的時候。更何況,我自始至終都未曾瞭解,我這單方面的付出是否真的就是愛情。愛情不是都該有喜悅與甜蜜!?我卻從未享有過。我認輸了,在情場上,我的等待只換來一次又一次的失望與失敗,我面對愛情的懦弱,讓我即使想要一個平淡且平凡的愛情都是奢求。


我總算明白了,怯懦是等不到愛情的眷顧;而等待,一樣得不到愛情。可是即使到了下一個港口,我還是沒有勇氣去追求我自己想要的愛情,但我仍舊會停下來等待。有一天,等到你發現我真的不見了,也許你會循著港灣尋來,也許你會實現我折著紙鶴的夢想。當然,有更多的可能是你並未發現我不見了,而我就如同山嵐雲霧般,從你的生命中輕盈飄過,不曾留下任何足跡… …

全站熱搜

sharon c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