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怎麼開始塗塗寫寫的人生?曾經以為,生命裡只要有筆、有書,人生何求?等到年紀稍長後才發現,我的筆跟書,只能是我生命中的一小部份,而生命中的大部份呢?當然是現實。


記得小學的時候寫作文,老師總會教我們,作文要有起、承、轉、合,第一段該怎麼寫,第二段該怎麼接,最後一段又該怎麼結束。那時候雖然有些懵懵懂懂,但作文題目總是有很明確的目標,諸如「我的志願」、「我最敬愛的人」、「我最難忘的事」,所以覺得還不難,總是可以寫出一篇好作文,雖然比賽還輪不到我,但總也有不錯的分數。


在準備參加聯考的階段,老師開始訓練我們寫作文。沒錯,是訓練,我們必須在很短的時間內寫出一篇作文,除了勤加練習外,不外乎多背些名言佳句、重要典故,這時的題目就寬廣多了,不過仍脫離不了關於勵志、努力等等的題目。


當我脫離了聯考的階段,不再每天為了考試而啃書,這樣的青少年時期,總愛為賦新詞強說愁,彷彿字裡行間不撒一些愁緒,便對不起這樣的年少輕狂。那時候迷上了張曼娟、侯文詠及劉墉,幾乎是每本著作都要拜讀一遍;更開始大量的閱讀小說,不管是金庸的武俠小說或是瓊瑤的愛情小說。那時很佩服這些人,怎麼能讓文字如此美麗的跳躍於眼中,同樣是中文字,而這些人的排列組合竟是這般令人賞心悅目。


這時的我雖也在筆記本上寫了很多的文字,但總是比較像是抒發心情的日記;在幾篇文章被刊登在學生雜誌上後,也曾天真的以為,我應該可以以筆耕為職業,那時真的嚮往著日出耕作、日落寫作的田園生活。然而,現實與夢想是有一道鴻溝的,年少時的夢想就只是夢想,頂多只是茶餘飯後的休閒,真要拿夢想填飽肚子,還是有一大段的距離。


寫論文又是另外一種經驗。一句不能成段、論述要有根據,這是做學問,不是風花雪月,更不能胡言亂語,不過也別以為有這樣的體認就能寫出多好的一篇,東拼西湊後,只求能通過評審老師的大刀,別被要求刪改太多就心滿意足了。


生命或許短暫,但文字是可以留傳的,不管是公諸於世、或只是日後給自己的回憶,這是記錄生命中的點點滴滴;當我不再夢想以筆耕為業,觸動的不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,夢想本來就遙遠,需要一點一滴去累積,哪能一蹴可及;當我發現生命的文字是可以這般跳躍,夢,何嘗需要刻意去完成,而它早已等在前面。


曾經以為不可能實現的夢想,也許是該努力去嘗試,就算到最後夢想無法達成,但畢竟努力過,縱然仍只是生命中的那一小部份,又何需在意最終的結果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haron cheng 的頭像
sharon cheng

sharon の生活物語

sharon c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