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從來沒想過一邊寫論文的同時,還要一邊與癌症抗戰。」這是我在我的論文誌謝詞裡的開場白。論文的誌謝詞只給我一頁的空間,似乎無法好好表達我對那一段時間在我身邊陪我、幫我的親朋好友的感謝。


那時候原以為自己必需放棄論文、放棄工作、甚至放棄一切,但也許老天爺聽到了我的期盼,派了眾天使來幫我,我,不但繼續工作,完成了學業,更在即將滿五年的現在過得更好、更健康,這一切,除了我自己的小小努力外,真的要好好感謝周遭的這群天使們。


我的指導教授,大葉大學人資公關所的張秋蘭博士。不但幫我蒐集更多的文獻,更破天荒的讓我在一年半畢業,學姐們知道了都覺得不可思議,以為我有過人的才能,其實只是老師心疼我一邊要顧及課業、一邊要治療,還要工作,所以給了我最大的方便,讓我能安心養病。


教授研究方法的李宗愷博士,在得知我罹癌時,要我交了報告便可以休息,並且給了我的考試及報告很高的分數,讓我不用擔心這科會被當掉。


因薪酬與福利的科目考試剛好在開刀的前一天,我只好戰戰兢兢的拜託老師讓我可以延期再考,沒想到蘇奉信博士在不動聲色的情況下直接將考試日期延後二週,讓我安心開刀,還有多餘的時間可以準備考試。


我的主管,呂宏義經理,在我寫論文時,就很幫我的忙,經常麻煩他幫我找資料(因為他是資訊出身,我老是找不到的資料,對他而言是易如反掌),在得知我生病後,更是全力支持我的工作,讓我可以安心養病,讓我每天三點就離開公司去做治療,讓我覺得生病也沒什麼大不了的,我還是可以工作、可以讀書。


我想大概很難再找到像邱爸爸、邱先生跟張總這樣的老闆了,不但體諒我每天幾近準時的下班,以趕赴上課,還在我生病後不斷的安慰我、鼓勵我跟支持我,縱然我在畢業後就離開了公司,但目前仍維持相當好的關係,這種老闆,我想,往後大概很難再遇上了。


月芳姐姐待我就如妹妹一般,我們是讀研究所時才認識的同學,卻情同姐妹般,她有好的資訊、好吃的,一定不會忘記我,因為她自己的姐姐也是乳癌患者,所以她也一直關心我的狀況,給我最大的支持及鼓勵。


家文、銀文也是讀研究所時的同學,因為她們都在醫院上班,因此成了我最佳的咨詢人員,每當我有任何狀況,她們都會先幫我問醫生,以解除我的擔憂。


家人當然是最強而有力的後盾,雖然我總是獨來獨往,不喜歡有人陪在身邊,但在剛生病最脆弱的那一段時間,妹妹一定在身邊陪我,姐姐也放下工作到醫院照顧我,至於弟弟則成了我的專屬司機,媽媽竭盡心力的照顧,讓我很快的恢復體力,在最短的時間內可以恢復上班、讀書。


就在這些短暫的幫助讓我得以繼續茫然的未來時,更在網路上認識了一群好朋友,一起抗癌的同學們,認識你()們,讓我得以不覺得孤單,讓我對未來逐漸清晰,也讓我不再害怕面對這一切。


生命中的貴人很多,要感謝的人也很多,就如同陳之藩在謝天一文所寫:需要感謝的人太多了,就感謝天罷!謝謝每一個在我最脆弱、最無助的時候伸出雙手的朋友們,也因為有這每一雙手的扶持,我才能平安順利的渡過這五年,往後的人生也許還是有很多的不確定,但我不再害怕,往後的每一天都將是美好的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sharon c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1) 人氣()